• 2015-07-31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北京初秋的早晨,我经过北大医院门前时已经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每到这种时候我都会由衷的感叹“健康”对我们每个人的重要性。走进中心实验室,看到桌上一份检测报告单,我想起了她!

    王梅(化名),留美博士后,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无论是在国内的名牌大学里,还是留美后在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中,她都是鹤立鸡群的,学成后更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婉拒国外大公司的邀约,坚决回国任教,并实现了自己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无论爱情还是事业都令人艳羡。她的爱人也是与她一样品学兼优的人才,二人更是郎才女貌,在大学校园里是一对众人眼中神仙眷侣,并在人生最春风得意的时刻迎来了他们的爱情结晶,小宝宝诞生了!

     

    但这一切的幸福都因潜伏中的危机终于暴发戛然而止。刚出生的宝宝是那样的纯真可爱,满脸憨态,但在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用灵动的大眼睛仔细观察这个世界的时候,王梅已经再不能忽视自己宝宝的问题——容貌不是萌而是呆,即使是单音字也不会发,不理别人,对外界刺激没有即时反应,一些生活习惯始终不能养成……家人开始怀疑孩子有智力问题,但遭到了王梅的强烈反对,她根本就不会相信优秀的自己会生下一个有问题的孩子。

    可又过了一段时间,宝宝与同龄孩子的差异越来越大,家人焦急万分,王梅也开始心中不安。于是私下查阅资料并开始四处求医,最终在北大医院宝宝被确诊为脆性X综合征患儿,而王梅自己也是脆性X基因突变携带者。这犹如晴天霹雳的事实彻底击垮了这个一直活在云端的女人,也让她丧失了理智,夫妻间为大事小情天天吵架,她就像走火入魔一样一夜之间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暴躁而无礼,不会接受任何建议。不久后他们原本幸福的婚姻宣告结束,宝宝归了前夫。她竟然扬言要把给宝宝确诊的北大医院告上法庭!

    来自上天的赦免1 (4).jpg

    这种多重的打击多少算是一个结束,王梅必须花费足够的时间来治疗内心的伤痛,直到第二段婚姻让她翻开了新的一页。依然是轰轰烈烈,依然是恩爱甜美,不久后王梅的第二个小生命已经在她腹中成长。丈夫对她倍加疼爱,公婆更是无微不至地悉心照顾,可王梅心里的那个隐忧却越来越重,每多一分幸福的她就平添一分焦虑,甚至夜不能寐,经常惊醒。新任丈夫被完全蒙在鼓里,还以为她只是孕期反应,非常贴心的安慰和照顾她,这都让她内心更加痛苦。

     在经历了26周的痛苦挣扎后,王梅已经无法承受这种心理压力,于是再次来到了北大医院中心实验室,没有了当日的骄横,取而代之的是怀着深深的愧疚和无奈。请求医院再次帮她确诊自己是否是FMR1基因突变携带者以及腹内的宝宝是否健康。但是结果依然是无情的,检验报告再次确认了王梅是携带者这个不变的事实,宝宝需要进行产前诊断确诊。此时王梅的孕周已达28周,错过了较为安全的羊水穿刺诊断取样周期,不得已只得进行相对风险更大的脐带穿刺确诊。同时王梅也终于向第二任丈夫坦白了一切,而这个同样深爱她的男人万分惊讶但没有过多的埋怨,只是他失望的眼神深深刺痛着王梅的每一根神经。

    在等待检测结果的一周时间里,王梅无法面对自己的爱人,曾经的隐瞒和心底的隐忧此时俨然成为了赤裸的欺骗。丈夫眼中的痛苦令她更加感到内疚和自责。如果腹内的宝宝像自己第一个孩子一样......她不敢想。她明白自己没有权利再向任何人发泄和抱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懂得责任和担当,作为一个妻子,做为一个母亲的责任和担当。

    命运的转折往往令人在最后时刻感受到来自上天的眷顾。非常幸运的是,诊断结果显示胎儿并未遗传她的突变基因,是一个健康的宝宝。这张诊断报告单也是对王梅的赦免,她和丈夫相拥着喜极而泣,哭声穿透了整个走廊。虽然身为携带者的她可能年老后还要经历身体的磨难,但能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和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生命的救赎再次让周围的人感受到奇迹的降临。相信王梅对自己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会更加珍惜。